小亦

我就想写个污

“阿诚先生,我刚才接到上级指示,要求您现在到电台参加一个经济方面的广播节目”阿诚在苏州没住上两天就接到夜莺同志的情报,拎着行李就赶回了上海广播电台。

  其实,阿诚心里清楚,因为桂姨和先生吵架是很没有道理的,但是回国后工作的压力比较大,而且为了工作先生和汪曼春的接触越来越多,这一切堆积在心里,终于因为桂姨的到来而爆发出来。本想着回来第一时间就去给大姐和先生道歉的,不过还是工作要紧,想来大姐和先生也是能体量的。

  76号的车一路把阿诚送到了电台,接待的是一位看上去和夜莺差不多大姑娘,一见到阿诚下车就迎了上来。“明诚先生吧,您好,我姓程,主播等您很久了,请跟我来”姑娘笑容亲切,领着阿诚来到了一间播音室,敲了敲门,把阿诚请进去就离开了。

  经济司接受的采访大多是平面媒体,阿诚之前并没机会来过播音室。屋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两支话筒,话筒中间是一台很多按钮的机器,可能是用来调节声音的,桌子后面有两把椅子,虽然没有明先生书房里的豪华,可是看着也很舒服,正面对着桌子的是一面玻璃,玻璃后面还有一个屋子,放了些书本和音响设备,玻璃隔音效果很好,工作人员来来去去的在那间屋子里搬设备,居然听不到一点响声。播音室里还有一扇窗户,这是阿诚没想到的,窗前还站了个人,这更是阿诚没想到的。

  “怎么?就因为桂姨回来了连大哥也不要了?”明楼看着推门进来的人,带着点调笑,平时精明强干的明秘书长难得有点呆......萌。

  “大,大哥,你怎么在这儿?我,我本来打算替大姐把苏州工厂的账收回来就回家的,回家给您和大姐道歉。大哥,您别生气了,是阿诚不懂事,连累大姐大哥大过年的不高兴。”语调里带着讨好,圆圆地小鹿眼有些闪烁。和小时候讨糖吃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明楼觉得自己忽然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阿诚啊,大哥知道,小的时候你在桂姨那里吃了很多苦,差点死在她手里。可是大姐心软,知道桂姨在农村实在活不下去了,才松口同意她来上海,而且并没有让她入驻明家,只打算替她在上海找份差事,再怎么说也比农活来的轻松”明楼明白阿诚的心思,他是个好孩子,开开心心的大年夜看到一个几乎杀死自己的凶手来到了自己家,这事谁也不能心情愉快的接受;再说桂姨要回来的确是应该和阿诚商量,明楼只是生气阿诚居然说出自己就是仆人这种话还敢大过年的跑出去都不和家里说一声。“这件事,我们瞒着你,我代表大姐向你道歉,那么你呢?准备好接受处罚了么?”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