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亦

(诚梁)执子之手 三 abo

ABO=Alpha, Beta, Omega。这是用来给英瞎的本宝宝复制用的,大家不用理会。

  晃了晃头,梁仲春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夜半更深,饶是繁华如上海这般的国际大都市也已进入梦乡,没有喧嚣的汽车声,没有缭乱的灯火,只有从窗帘缝隙渗漏进来的月光和门口河水里游鱼们打着旋儿嬉闹的水声提醒着梁仲春青木终究是为了保护他而牺牲了。那个中共的叛徒曾多次代表中共方面和梁仲春所在小组进行过多次情报交换,与青木和梁仲春都有过一面之缘。中午去宪兵队本是受中共方面所托,营救被俘的潜伏人员。而青木则在那时得知了对方叛变的消息,赶在梁仲春之前清除了这个重大威胁。

  回忆着那场惨烈的战斗,说是战斗还不如说是单方面的主动挨打,青木趁大家不备重伤了共党叛徒,随之而来的。。。梁仲春闭上了双眼不敢回想昏迷前的最后一幕。

  不想思考也知道青木一定是不在了,这是一次自杀式的袭击,无论成败,青本都只可能有一个结果。梁仲春不禁有些悲凉,他们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一群人,没有未来,没有明天,有的只是对民族的责任,对国家的热爱,对信仰的忠诚,凭借着胸中涌动的热血,游走在无间地狱。死,于青木而言是为理想献身,但是对于梁仲春而言能在这无间地狱并肩而行的战友又少了一位。

  当消毒水的气味充满了整个卧室的时候,梁仲春并不担心。他早年参加军统,为了训练,为了执行任务注射了过多计量的抑制剂,导制他三十出头就已经不再进入情热期。这也是他能伪装成Alpha安稳潜伏在日本人眼皮底下的重要原因。这次信息素失控估计是因为自己心绪不宁且受了伤的缘故。梁仲春努力按照当年军统培训班时学会的控制信息素的方法想要控制住身内激发的信息素。不多时,浓重的消毒水味似乎渐渐淡了下来,梁仲春松了一口气,拽过一旁的被子想要包裹住自己,毕竟明天还要和日本人周旋。可这一动,梁仲春发现事情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美好。洇湿的睡裤冰凉的贴着身体,下身还在不断的分泌着黏腻丝滑的液体,他的情热期到了。

  其实,也没关系啦,梁仲春默默安慰自己。家里只有阿诚和自己在,而且阿诚也是Omega,完全可以去问阿诚要一点Omega的抑制剂啊,大不了事后给两条小黄鱼当封口费嘛。

  阿诚是被梁仲春的敲门声吵醒的,拉开门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先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梁仲春。

“  那个,阿诚兄弟啊,哈哈,今天真是麻烦你把我送回来嘛”看着笑的一脸谄媚的梁仲春阿诚没好气的接话“梁处长,现在是半夜了,有什么事,请直说,明天我还要上班呢!”“这个,阿诚兄弟啊,真是不好意思,那我直说啦哈,我呢想问你买点抑制剂,一针3根金条!”“哟,梁处长好大方呀,行,等着,我给你拿。”

  阿诚从衣柜的内格里拿出针剂,动作娴熟的帮坐在沙发上的梁仲春注射进去。为了不使梁仲春怀疑他一个Omega竟能轻易的拿出Alpha的抑制剂,阿诚故意对梁仲春说“梁处长好福气,这抑制剂是我刚替大哥从海关取的,在市面上可是有市无价的。”

  梁仲春当时眼前一黑,恨不能再昏过去一次。阿诚看着身边面色惨白的梁仲春觉得很奇怪,就那一点点的小伤口完全不至于失血过多呀,还有这浓重消毒水味,是从哪来的啊?

  “呃,那个阿诚兄弟啊,我,我有些累了,那个我先上楼了”看着嗅闻着空气中消毒水气味的阿诚离他越来越近,梁仲春直觉的想要远离他,阿诚是国民党的人,自己的身份如果被他知道会给自己的小组带来很多麻烦。

  “啊,好的,好的,梁处长你好好休息,我也去休息了”阿诚似乎被空气中的消毒水味吸引了,嗅闻个不停。目送梁仲春上楼后,阿诚摸索着站起来,手指触摸到一滩水迹,正是梁仲春刚刚坐的地方。

  这。。。。

对不起,我这么久没更新,估计也没啥人看,我的小电电被我妈拿回家玩了,这是在单位打的,短小且柴,而且说好的肉也没上来,对不起啦,下一章,下一章一定吃肉~


评论(13)

热度(23)